2013年2月26日 星期二

專訪中國知名藝術家宋冬

我們親暱的稱他一聲宋老師!

一開始注意到宋老師是在香港的AAA亞洲文獻庫! 宋冬是駐館藝術家, 從文獻的審查和修復中,獲得美學力量! 在AAA駐館期間,宋冬也開啟了一個叫<三十六曆>計畫--一個關於曆法和集體紀錄的創作項目!

我們先把時間拉回2012年底, 從北極圈到白宮到東京到夏威夷,全世界都瀰漫著1221的世界末日說: 開玩笑也好, 湊熱鬧也罷,當時宋冬的想法是: 就算2012年不是世界末日, 總有一年會是,這是萬物發展的原則! 他希望在末日前,能把各種不同的史觀集合起來,那會是當代最珍貴也最真實的集體資產!
同時這也會是兩條平行又交錯的線: 過去好幾十年,宋冬自己先用手寫記錄了432個月分的大小事件和曆法, 他想把這種紀錄,擴大成公共的項目! 於是他邀請432個不同的市民,一人認領一個月份, 分享自己生活中的"大事件", 鉅細靡遺的記錄下來, 最後透過藝術平台展現! 宋冬還計畫要架設一個網站, 透過數位的傳播和聚集,讓更多事件和生活中的細微片刻能被看見!

  "其實記住與不記住的, 都同樣重要!" 宋冬在接受專訪時輕輕的說著....


從結果上來看,市民,尤其是香港市民表現在創作上的, 有諸多只能在歷史書上看到的片刻: 柏林牆倒塌、9.11事件、網絡的興起和奧運金牌和川震。這既是私密的個人日記,也是國家或甚至全人類的共同歷史! 我開玩笑的說著, 下個世紀的歷史或是人類學家, 得好好研究這些曆法!而這個當代的社會學家, 得好好理解, 為什麼現代人這麼趨之若鶩的, 甚至是飢渴的, 想要在一片曆法上面留下存在的意義!



宋冬的創作主題, 還有很大一部分在處理家庭--尤其是和自己原生父母, 那種又緊密牽連又有層層隔閡的關係! 任何一個在東方家庭成長的小孩, 都能體會這種錯綜複雜的親子關係! 對宋冬來說,相繼失去父母親,曾經是生活中最大的打擊, 但是透過撫摸父親臉龐的錄像, 或是把展示母親生活當中所有的器物, 反而能把生死的距離拉近,穿過不可能的藩籬! 藝術,在這個層面來說,成為療癒的途徑,而當越來越多的人從他的作品裡找到慰藉,更讓集體療癒成為可能!

宋冬在專訪中也提到自己的婚姻哲學! 他看待自己的伴侶關係,是會每個階段事都會變動的: 可能原來是愛情, 後來變成了"愛"! 愛是一個更廣泛的動詞, 雖然沒有了青春時代的激情, 但伴侶之間的相互惦念卻增加來! 他說,這麼多年下來,兩人的相處習慣可能都還有需要磨合的地方, 或是說生活方式還是有差別,但是"是問題, 又不是問題",因為有愛!




2013年2月22日 星期五

專訪Abhi NEMANI--Code For America

我們在電影<雲圖>當中看過未來世界的樣貌, 喝著肥皂水的人種被生產機器控制... 或是你還記得控管的組織有一天會以超自然的生命形式存在, 那是<普羅米修斯>中讓我們倒抽一口氣的攝人橋段--這些對於未來的想像勾勒是否在投射一個問題: 新世紀的政府和領導者應該是怎麼樣的?

我們不禁想到了<V怪客>(V For Vendetta)!


幸而電影是電影, 生活在他方! 我們不需要經過一個反政府的假面, 不需要火燒倫敦塔的警示, 在毒氣入侵和大毀滅前, 我們已經握著一個充氣的救生艇, 我們找到了科技!

過去007電影當中才會有的龐德配備, 現在可以人手一款, 量身定製; 3D打印技術是這麼的讓人心醉, 美國總統奧巴馬連任總統在白宮發表的國情咨文說, 這會改變所有的生產方式; 那麼如果我們可以用簡單的技術加上設計, 政府能不能小而巧而有效, 讓我們安於生活, 免於恐懼?

這個問題Code For America說, 可以!  很幸運在香港能夠坐下來和Ahbi NEMANI坐下來聊了半個小時, 他身為一個前任的Googler, 在接觸到Code For America (CfA)時認為: this a googlely decision, 然後, 然後就沒有然後的, 他全新投入這個透過科技和APP來改變政府效能的組織! 從波士頓到舊金山, 從停車場都垃圾處理程序, 如果科技能夠找到一個角度, coding能夠提供一個架構, 讓公眾事務的效能更快更好, 那麼, 就去做吧, 還有甚麼然後呢?


我們一起來看看Code For America 做過甚麼事情: 有一年月波士頓下著大雪,所有的消防栓都埋在深深的雪堆裡, 對於住戶和行車人員來說都很危險且不方便! CfA團隊開發手機應用程式, 讓當地居民能透過手機"認養"一個消防栓: 把消防栓從雪裡挖出,之後好好照顧她! 而由於CfA作的project總是採取open code的形式, 推出後, 夏威夷的政府員工把同樣的概念應用在當地的「海嘯警報器」上,讓人們認養和維護海嘯警報器,確保生活安全。更別說西雅圖政府如法炮製當地居民去清理堵塞的排水孔....。


在採訪的過程中, 我發現我和Mr. NEMANI一樣, 大學都是攻讀了政治科學! 我們念它, 而且像是對待一門科學一樣的理解它, 是因為我們相信政府的功能, 我們相信當現況不令人滿意, 並不是因為民主本身的架構出現問題, 而是可能我們還沒有找到實踐民主最好的辦法! 我們相信民主是社會本身, 而去推動和維繫民主精神的政府組織, 則需要新的推進動能!


科技幫了我們的忙!


我知道在我的家鄉, 已經有類似的宅宅*(請讓我無比欽羨的如此稱呼)開始投入了類似的組織以及營運,我知道這就是Abhi NEMANI當初會想要花半個小時和我解釋CfA究竟在做什麼的原因! 這個推進的動力已經成熟而且還在長遠的深刻的發展當中, 他希望我們可以相信, 然後投身其中!

2013年2月21日 星期四

採訪CNN主播Kristie Lu Stout

模特兒-183公分-漂亮寶貝!

中國瘋-科技迷-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第一個主持On China的主持人

這兩組辭彙好像有本質上的差別, 很難完全混合在一起! 不過我想對於CNN主播Kristie Lu Stout來說, 她渾然天成的特質, 滿足了我們對於這些形容辭彙的所有想像!



這張照片是在CNN香港的攝影棚當中拍攝的, 背後的{NS}是她三年多來一直主持的節目"News Stream"的縮寫! 雖然還是報導全世界重要的頭條, 但是這個節目的特色, 是更注重新聞如何聯結,傳播: 科技如何全面重塑我們的日常生活!

我在採訪她的這星期, 她正準備要離開香港飛到巴塞隆納, 採訪全球手機大展, 同時在現場採訪Google 和Apple巨頭! 她會在巴塞隆納超過一個星期, 同時在現場進行新聞工作的錄影! 採訪過程當中, 她一直在強調, 你沒有辦法把科技從政治和經濟或甚至人道發展抽開: It's no longer just a beat!

美女主播和科技路線是怎麼結合的? 我想這和她成長背景很有關: 她的家鄉在加州Cupertino, 一個孕育科技傳奇的溫床; 她在史丹佛大學受教育, 身邊總是圍繞著電機或是創業專才, 在先前的資料當中, 我們也看到了她不是一個"天生"的科技迷, 而是她周邊相處的人打開她的興趣!同時也是因為她的家庭背景, 半亞裔的身分帶著她來到了北京學習中文, 加入初創的搜狐, 直到現在, 生活在香港超過12年!

除了NS之外, CNN在2012年底開始了一個全新的節目: On China, 中文名字就叫:中國. 從十八大談到習近平, 談到薄熙來再把整個工作團隊搬到浙江省橫店--中國最大的製片廠和實景影城, 來談中國最新的影業發展, 我真的很興奮接下來, CNN的團隊會如何解讀這個龐大而複雜的國度!


很難說得明白, Kristie Lu Stout是在多大的程度影響我: 但我已經到了香港, 我知道我正在做科技新聞, 當我的採訪對象會先看到外表已經有論斷的時, 我會想要用我的專業和信心, 在聲音中加入更多的權威和可信! 而且才剛剛寫了篇文章說四點起床是個多麼折磨人的時間, 在Kristie Lu Stout坐上主播位置的時候, 她也播了好一陣子的CNN Today, 七點準時live開工, 長時間的開會, 審稿, 同樣也在一個陌生的城市生活....! 我想我永遠會記得, 當我因為新聞工作灰心的時候, 如何因為她的演講重新振奮精神: 我聽過她的TED X Beijing的演說, 她傳播著她的老師曾經說過的一句話, 後來也收錄在書籍當中: The humble things we do over and over again become bounds of steel, keep our work from sundering, dramatic accomplishments bring the crowds to its feet, but simply homely competence is what carries the day! (Letters from the Editor, William Woo) 這也是我一直一直會跟我自己說激勵自己的!


cate in HK, TimeWarner Building

2013年2月6日 星期三

在夜色破曉前就得蓄勢待發

這是一篇關於如何在4:30AM張開眼睛工作的文章!

強度, 這是個實用的字彙, 用來描述時間和份量之間的奇妙比例! 一份強度很高的工作, 例如急症式的臨床醫師, 待命的消防員, 或是狙擊賓拉登時的白宮戰情室! 還有, 新聞工作.......

剛從大學畢業的時候, 聽到"強度很高的新聞工作"眼睛是會發光的, 直到....直到畢業後沒幾個月, 開始輪上早班, 4:30AM張開眼睛第一個講話的對象是計程車司機, 因為我必須用光速到達工作的地方! 上班之後, 一手要抹眼屎, 一手要翻報紙, 雙手要打新聞摘要, 還要留一手要塞些吐司到嘴巴裡! 這就是一個標準的新聞強度! 什麼? 沒有三頭六臂, 不能同時處理25件事嗎? 那要不要把桌子清一清了?

當然有時心裡還是很興奮的, 因為4:30AM的計程車之後, 再接觸的就是熱騰騰的新聞, 我會不會是第一個看到奧巴馬說什麼的人? 今天中日關係的緊張程度是什麼? 北韓核試驗到哪個階段了? 那我要怎麼處理, 我的"聲音"或語言, 或理解的角度, 會如何讓這些資訊更好消化, 更有意義?

我想當我們愛一個人時, 我們會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去了解這個人的習性, 價值觀, 他或她生活當中發生的細節, 我們充滿了好奇: 愛一個世界也是的, 因為世界各個角落, 大大小小的事件建構了我們的生活, 所以我會想要盡可能的真實的理解它, 而對我來說, 新聞工作就是一個可以理解它的辦法...

那麼這裡可以提供一些輪值早班的經驗分享:

  • 前一天怎麼早睡, 隔天4:30am起床還是睡不夠的, 所以前天晚上如果稍微耽誤了些睡覺的時間, 真的可以不用太自責!

  • 維他命B, 維他命B, 維他命B

  • 音樂是一個好的開始, 能讓自己稍微能夠把眼睛撐開一條牙籤縫: 如果你跟我一樣是重度的音樂患者的話:

  
可以想想這個感覺, 你會在夜色破曉的那一剎那, 在這個城市甦醒的剎那, 理解到自己已經在用硬逼自己長出來的三頭六臂做這樣的事情, 感覺是很爽快的 (大誤)




Cate,
2013.02.07, HK


採訪史丹佛監獄實驗主持人Professor Zimbardo

採訪對象: Professor Zimbardo.
採訪主題: 人性甚麼時候變得邪惡? 那是在我們的"原始本性"嗎?


生活藏匿在巨大的齒輪中, 每個人都飢渴的沿著縫隙前進! 但帶動我們前進的,究竟是自己的能動性, 還是齒輪本身?

社會科學從前不是一門科學, 不是醫學, 不是哲學, 不是歷史, 可能是排在學問金字塔的底端? 但是社會科學研究卻解決了很多根本的,抽象的,關於人的問題! 例如它讓我們知道,人性就算"不直接"是物質的產物,也在很大程度上會受到制度和外在環境的拖拉! 1971年轟動學界的"史丹佛監獄實驗"(SPE), 只花了六天不到的時間,就證明心智健全的青年會崩潰,宣揚花朵和性愛的嬉皮可以變成虐待狂,而向權威宣戰需要比我們想像中更大更多的勇氣: 人性是出自於條件和情境的操控!

 
 社會科學的實驗也個特別之處: 當我們讓老鼠接受電擊時,不會有多切身的感受,畢竟我們不是老鼠,無法揣摩鼠類的神經線路或感官知覺在拍手,懲罰或獎賞的時候, 發生了什麼樣的刺激與變化;但當受實驗的對象是人,是一群和我們一樣有家人,有愛人,在生活上需要在齒輪中尋找空隙生存的同類, 我們就會開始有一種置換的假想,一種感同身受的自我思量: 如果在同樣的制度下, 我會崩潰嗎?我會從一個溫和的人變成一個會虐待人的人嗎?我能不能對抗不正義的要求同時還保有自己的聲音? 我是那個我自己熟悉認識的人嗎?

史丹佛監獄(SPE.1971)實驗花了不到24個小時, 就讓上述的問題有了解答! 長達500多頁的著作"路西法效應"(The Lucifer Effect)是近代心理學的厚黑學, 詳細的從各種量化質化的方法解析這個實驗是甚麼,又告訴了我們什麼!在看這本書的時候,如同在看一本小說!



這次和年紀近八十歲的作者以及實驗主持人Professor Zimbardo相約在香港,他接受香港創不同平台MaD Talk的邀請, 專程飛來分享他近年的研究! 特別的是, 在"人性"實驗後,他做過的主研究巨大無比卻又難掌握的人類主題: "時間感" (the time paradox), "羞愧" (shame), "瘋狂" (madness)! 身為史丹佛大學的終身榮譽教授, 在學術生命近半個世紀後, 他的研究又轉向了:  如果能夠操控外部環境讓人(轉)變成邪惡, 那能不能反向操作, 我們控制外部環境, 讓人更有能動性, 更有意義感呢?


於是他帶著最新的"Heroic Imagination"來到了亞洲的樞紐, 透過"Hero in Training"開始告訴世界大眾, 邪惡的一面如果可以被誘發, 英雄的一面也可以! 如何透過系統化和組織化的課程設計,鍛鍊一個不是蜘蛛人或綠巨人的英雄? 人性英雄的那一面被誘發,被鍛鍊的相關研究,顯然在這個時代重要的多!

採訪經驗教導我, 越受到尊敬的人, 他的姿態是越低的, 所以Professor Zimbardo用一個難以想像的親和循循善誘的方式, 講解這一個橫跨40年的實驗, 順便對比了他晚年的研究: 英雄的想像, 還笑著說他正在努力籌錢時, 我先能想像到他有多麼德高望重! 我回信致謝的時候寫到, 我會盡力的把報導做好, 也會盡可能的把這個概念 擴散到我的能力所及! 希望這一篇文章, 只是第一步, 一個小小小小的漣漪!


Cate,
2013.02.06 in 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