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19日 星期二

寶兒(BoA)的舞蹈藏著故事--談舞者的身體

寶兒的這首<Only One>編舞編得非常好,很久沒看到這麼過癮的舞蹈了! 它還提醒我許多事情,包括為什麼人需要跳舞,包括身體的自我控制是多關鍵的鍛鍊,當然,還包括雙人/多人戀愛關係的隱喻。



我知道這首歌在音樂層次,不古典,不含蓄,它是標準的「流行歌」,但所謂時尚和風格,其實就是流行的種種變化。一百年後的學者如果要定義我們的世代,首先就會先看我們日常聽什麼音樂,欣賞什麼樣的街舞,觀察什麼樣的明星能讓人在體育館外徹夜等候,好不容易親眼看見時又熱淚盈眶、尖叫不能自拔:我們用流行喜好反射我們自己,透過選擇音樂來鏡射我們的內心世界。

Now, 音樂和意識和情緒的連結是個百年的辯論話題,我真的談不來:p,我想談我比較熟悉的舞蹈和身體間的關係。

BoA寶兒在她11歲的時已經被經紀公司選定為重點栽培對象,要她能成為「代表亞洲的明星」,十多年來,她辛苦練舞、勤練外語,16歲就前往日本發片。這中間有多少辛酸和挑戰,從這一小段紀錄片就可以看得出來。還是個青少年的寶兒,跳舞時沒有打光、沒有化妝、甚至沒有漂亮的衣服,她只是練習著幾個最基本的動作,看似中性甚至醜陋的動作:那些動作很無聊,不性感,可是幾秒鐘的片段已經看得出來她有練習才換來的力道和速度:這兩種能力,是她後來能跳舞跳到讓我們臉紅心跳、感覺受到誘惑的最主要原因。這也是為什麼已經是巨星的她,跳起舞來特別紮實、富動感而且自然。

Boa寶兒提醒我的第一件事情是,所有創意才華的展現,無論看起來多隨意多spontaneous,它的根基都是一成不變、冗長呆板的重複練習:因為這些練習提供了一種架構,讓我們的自由有脈絡,在空間中有放有收,高低起伏。跳舞是、創作是、音樂更是。

再來我想說身體的自我控制。前幾天才看到了26歲的極圈探險家如何花10星期橫越冰河,或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那些,極限運動的狂人如何鍛鍊自己的故事,但這些都脫離一般人生活太遠了,我要說的,是如何在下班後戰勝自己偷懶念頭,到健身房跑20分鐘步的自我控制。

我的想法是,如果我們連自己的身體都控制不來,無法在線條和耐力上尋求進步,無法在肺活量和心跳間爭取健康,我為什麼會覺得我能控制別人、或生活上的任何事情?

歷史上,種種禁慾的鍛鍊、體能的訓練、孤獨的隔離生活,其實都是透過形而下的限制,讓我們學習如何掌握形而上的身性。我們是在這些關緊閉、重複、汗水和淚水交雜的苦悶中,學習如何控制懶散和慾望,然後逐漸體會這種限制與紀律有其必要。我是這樣激勵自己的:今天我能多跑30分鐘的步、多走一公里、少耽溺一個小時的電視,明天,我就多一份力量能拒絕安逸的念頭,就更能獨立的,把我的精力放在真正能讓自己感到快樂和幸福的地方:我得先控制好那個完全屬於我的身體。

最後我想談談MV裡的雙人舞,昏暗的空間裡面BoA和舞者兩個人,一開始做著同樣的動作,有時互相聚合,有時互相追求,有時互相成就,但有時互相傾軋,最後又回到明亮、六男一女的場景....。

我想,我們都在找尋最適合的語言,能夠最貼切的表述關係中種種細微的變換,開始和結束中間各種事件與過程,舞蹈作為一種抽象的視覺語言,把空間留給我們去定奪和想像,所以我們能…「心領神會」。這就是一些為什麼我喜歡跳舞、喜歡跟別人跳舞、也喜歡看人跳舞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