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3日 星期六

誰在科技中體驗過真實的愛?

最近這篇新聞報導攫取我的目光,日本宅男(請讓我用無比崇敬的心態如此稱呼)發明了款「擁抱外套」,讓身邊沒有牽手的寂寞男女,只要戴上耳機、穿上外套、扣好安全繫帶(which is kind of confusing),就能感受身邊有人給你一個溫暖擁抱。擁抱分種類,還有情境設計:例如說約會時女友遲到了,等著等著美麗佳人忽然從後方嬌羞的抱著你撒嬌,一邊道歉,一邊撫摸你的胸膛....。耳機能聽見聲音,外套上施加壓力,繫袋變得更緊--於是你經歷了一個明明不存在卻又如此真實的擁抱...。





看完新聞之後我在想兩個問題:過去在科幻電影當中常常看見的夢境公司、改變腦波進而改變所謂「現實」科技產品,是不是離我們不遠了?另外就是,哲學上的存在主義、知識論會怎麼看待這個「擁抱」是什麼?

我想到自己以及一部份好友的生活側寫:email信箱中有從世界各地傳來的照片、笑話、資訊;Facebook上有著距離遠近不一的「好友」分享人生中的高低潮,可能是一個他喜歡的歌手,可能是她最新買的衣服或彩妝;手機的電信通話功能幾乎已經不使用了,OTT(over the top)的各種服務--LINE、微信、what's app給了我們兩分鐘就翻開手機的理由,然後我們在在路上邊走邊回覆,如果強風吹起了短裙也只能彎腰嘗試稍稍遮掩,因為雙手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作;而當我到了一個地方旅行、用餐、聚會,instagram、美人/文青相機、修圖貼貼紙的遊戲重複100次也不喊累,因為如果這張照片能更像林志玲一些,將會有更多人按讚,注意我,愛我。

我們投注了這麼多的心力想跟別人保持交流、連結,and we are genetically wired to do so,可是我們真的獲得了更多的安全和愛嗎?

時而臉書上的數據能在種種幸運之神的眷顧下,累積的比天還高,我以為那些數字能夠透過某種我並不清楚的公式,轉化成更深的歸屬感及認同感。但相反的,我時而焦慮惆悵,時而覺得自己其實過著比從前更孤立的生活。畢竟,我實在無法透過一則facebook分享就解讀出你內心的盼望、生活中困難的抉擇,你真真實實的喜怒哀樂;同樣的,你也無法透過我一張巧兮倩兮的微笑照片,理解在每一次鏡頭背後、打光燈熄滅後,我的各種調適及孤單....。

我想這就是我們新世代的神秘主義。並非說它不真實,而是表象和內涵有著本質的相悖與差別。


還有一個經典的難題是,我覺得很難向我的母親,或上一代長輩解釋我們過的生活:訊息從不間斷:笑話、奇聞軼事、告白、分手、金錢交易、工作變化、各種嗜好興趣,全都可以濃縮在一個發光的四方形的機器裡。這兩三台發光機器傳送或接收的零和一,竟然交織出我們大部份的生活。於是,我們忽然有了最複雜、豐沛、外放的情緒,一天24小時對外界不斷回應交流,但我們卻也比過去任何一個時刻,更加痲痹、嚴苛、distant、充滿戒心而自我保護。這些微妙的變化,全是兩三年之內激化的,激烈著改變著每個人的生活。

我又想起蔣勳,他寫過一篇很唯美的文章,表達他對科技工具的態度:「我不願意透過電子符號理解你胸膛的起伏、緊促的雙眉、耽憂疑惑的雙眼、巨大而直接的慾望....」。所以他寫信,在最前衛的年代和關係,選擇最保守的的溝通。那對我於我這個欠缺耐心、克制以及種種相關美德的人來說,真的是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而有的時候我思索這篇文章,覺得他的意思,會不會是,「我無法透過電子符號理解你胸膛的起伏、緊促的雙眉........」。那如果真的無法透過這些電子符號的傳遞搭起真實的溝通,我們還有什麼辦法呢?你覺得?

關於日本宅男的發明,還有一個有趣的後記,我看到有位騰訊新聞的記者在文章的編注這樣寫著:「這些宅男花了那麼多的精力設計『擁抱外套』,為什麼不把時間拿來直接追女生呢?這樣要他們身邊偷偷愛慕宅男的女生情何以堪?」我看到笑了。但笑裡面有很多的惋惜。希望這位騰訊的記者說的不是自己,要不然過去牛郎織女敗給距離,現代的情人近在眼前卻敗給科技產品,多諷刺。


cate@HK

ps: 寫文章的當下我正在聽我非常喜歡的歌手John Legend的<Out of Sight>, and the lyrics goes like this: yes we'll live the good life, and we will do it right right, and we say bye bye….跟文章遙相呼應,讓我好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