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8日 星期一

從南韓「世越號」沉船事件,我們能學到什麼?

客輪失事沉沒至今已經第13天,目前造成至少188人死亡、114人失蹤。過去13天來,每一次播到這則新聞,死亡人數都在上修。我一直聽到,南韓安全行政部副部長李京玉說,超過160名的海軍、海岸警衛隊、以及專業的潛水員在現場24小時搜救。但更多的報導說,他們的工作,常常因為因水下漂流物,或是暗流速度過快而受阻。




兩個星期來的重大轉折有很多,例如南韓總理鄭烘被批評救災不力,引咎請辭下台,總統朴槿惠立即批准,搜救工作結束後,命令就會生效;例如我們發現69歲的李姓船長,和14名高級船員,竟然是最先坐巡邏船逃離的一批人,沉船當時他們卻透過廣播要所有的人留在原地。這些人目前都依刑事犯遭到逮捕,罪名包括過失殺人;而最讓我鼻酸的,是專家發現沈船後7天,被打撈上岸的學生遺體,他們的手指關節幾乎都是斷的,專家推測是,死亡前,學生們奮力用手抓住什麼東西,想要爬出船外,才會造成關節斷裂。



透過鏡頭,我看到的毎一具的遺體,都很年輕,因為渡輪乘客中,一共有325位是來自首爾南部安山市檀園高中的學生,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是去參加畢業旅行的,結果卻碰上了這場死亡浩劫......。

世界並不平靜。我們才剛聽完了馬航370罹難者家屬在北京飯店的哭喊,沒隔多久,又有大批世越號的罹難者家屬,在體育館哭到昏厥,或是失控推擠南韓政府官員。這一頭台灣為了服貿和核四議題對馬總統搖頭嘆息,另一頭在南韓,民眾怒火也蔓延到了總統朴槿惠政府的官網。有人寫出一篇「你為何不該當總統」的文章,指名朴槿惠在處理災變的過程中領導手腕破洞百出,12小時就吸引了20萬瀏覽量以及上百個支持的留言。

痛苦的哭喊、不解,最後變成的全民憤怒。



我們在憤怒慢慢平息下來之後發現,三星手機可以席捲全球,但孕育出三星的公共資源和財閥,卻沒有辦法保護自己的人民。越來越多的指證,發現渡輪失事是人為因素,其中最精準的數據,就是失事當時,船上貨物總量是上限的三倍,還有船隻本身老舊,平衡能力上面已經違反了安全條例。



一‧文化殺人

韓國是亞洲四小龍之一,也是世界上經濟發展最快的國家之一,但是南韓的企業和教育文化,卻沒有和「權威」脫鉤:絕對的服從,絕對的遵守,上尊下卑的文化基因流在每一個韓國人的血液當中。這樣的文化特性讓一個組織運作簡單化,卻也造成這次為什麼大批學生最後被發現的時候,竟然是躲在船艙的櫃子裏面,不敢出來,最後被溺死的狀況。

因為權威(船長)的聲音叫他們不要動,權威怎麼能不聽呢?




文化這麼的軟,卻又這麼的硬,應用在生活中,是我們活命或是喪命的關鍵機制。叛逆學生在南韓的主流文化中不可取,但是他們是第一批勇敢去拒絕、去挑戰權威聲音,而爬上甲板「看一看」的人。他們最後存活下來,聽話的學生卻溺斃身亡。

錯不在聽話的學生,是說當單一文化特性它喪失了彈性,過度強調是非黑白,就容易造成偏激僵化的產出。我們多年來強調的創新思考、反思能力,在教育體制裡面聽起來像是空洞的口號,但在存亡一瞬間的判斷,思考就是我們的行動,行動關乎我們的生存。

二‧領導人請說人話,至少讓我感覺到你在乎,好嗎?

朴槿惠作了一件事情,就是親自打電話給失蹤者的家屬。17號那天,朴槿惠先親自前往沉船現場,當時,一位父親就對對朴槿惠說:「我的女兒出現在獲救名單上,但我根本沒有看到她走出來,到現在為止有太多的虛假資訊,我把電話告訴你,在你睡覺前確認一下」在現場,朴槿惠就跟他說:「把電話號碼給我,雖然搜救確進展得不是很順利,但是沒能將詳情告知家屬是我們失責,我會給您打電話確認事情的進展情況」。



當天晚上,她們通了大概五分鐘的電話。




這個細節,足以讓台灣政治人物和處理馬航失事的溝通小組借鏡學習。

對於南韓來說,這是國難的2個星期,電視台禁演喜劇,<星星>不再發光,遊樂園的門票賣不出去,搭船出遊的行程更是大幅度的取消,經濟觀察家認為一場船難,最後也會拖累韓國的經濟。作為那麼靠近的鄰居,我只希望不幸的事件永遠不會發生,若真的不幸發生,也要因為前車之鑑,更能應變,更快速,更柔軟.....。

Cate@Taipei

2014年4月21日 星期一

下了主播台,我穿上高跟鞋跳舞


跳舞是每個人回應世界(音樂)的方式。 

對我來說,音樂就是世界。我起床靠音樂,專住靠音樂,哭泣和悲傷靠著音樂,創作是、回憶更是。

從愛音樂轉變到愛舞蹈,對我來說是很自然的過程。我想回應音樂,也想展現我對音樂的感受。當我們吹奏樂器,很多人會說要有"音樂性",說的是不只吹奏音符要準確,還要有音符外的細節和空間,對音樂要有主觀詮釋,否則為什麼每個人拿到的曲子都一樣,卻有大師跟路人的差別。

跳舞就是爭取音符以外的表現空間,工具是我們的身體。



對跳舞來說,有時編排動作會靠著節奏"推動"flow,有時候編動作是跟歌詞,有的時候會兩者混在一起。mid-tempo的煽情歌曲,像這首,就很多發揮的空間,應該要跟著歌詞走。一句"I won't fight it, I want it all the time" 用肢體要怎麼表現出來,並且表現的流暢好看? 這就很考驗編舞和舞者的領悟力。有想過嗎? 如果歌詞埋怨男朋友為什麼不掛下別的女人的電話,用肢體要怎麼表現那個怨氣呢? 

ps: Ciara solo
的動作不是太雅觀,不過對於營造整體的氣氛來說,是很成功的





最近常常聽到的字眼是"氛圍",這個不應該在口語中使用的字眼,因為實在太平面了,卻在中國大陸常常聽得到,用英文來說應該就是 air, general sense or atmosphere. 對跳舞來說,氛圍的營造很好玩,因為那跟一個人的表情很有關係。純真和微醺的魅惑表情,搭配在同一套動作上,都會有不同的效果。

有的時候渲染力得靠髮型和服裝的設計,那可以烘托整體氣氛,在這個層次來說,跳舞有她舞台/劇場的一面。對觀眾而言,可以看的細節有多處。

例如看看Beyonce跳舞,真的是會驚嘆這是位多用心跳舞的巨星,但除了她動作紮實之外,她非常種特定的body shape,這就是我們說的舞者的先天的條件。而她咬字的風格, 甚至她的頭髮都是應該好好拿來利用的,所以導演很聰明,點進去看她的頭髮就會了解了()







練習跳舞有很多不同的方法,熟記動作是最基本的,一般來說就是數拍子跳。但是畢竟我們不是機器人,動作之間應該有連續性。拖拍是有技巧的,有的時候只有聽音樂的時候,才聽得到那個空間。不同的空間,要收的乾淨還是要延續力道,也該好好思考;而在重複幾次之後,要不要有變型,這也是一個重點。




重複聽音樂非常非常的重要,你要跟你的音樂親近。同一首歌每次聽,應該要聽到不同的焦點。有時聽歌手的語氣、她的喘息、停頓、收斂或霸氣,有的時候聽歌曲的鼓點,最多的時候,聽歌手的情緒,並且想辦法變成自己的情緒風格,用肢體表現出來。可以試試看這個例子,MC的《HATEU》你可以聽得出來,她唱到快要哭出來的那種無力、脆弱、又愛又自憐的氣氛嗎?那如果變成肢體,我會編很多從高空一下子墜落到地板的動作,你覺得呢?







很早之前我就知道跳舞讓我*非常*開心(滿天星斗般的開心),我不知道的是,當我練舞練到雙腿都在發抖,而且痛到非得彎著腰播新聞的時候,怎麼還是會這麼開心。

我想那是因為本來我就著迷於描繪情緒的語言,像攝影,電影,音樂等都是一種媒介,但還沒有一種藝術媒介,像肢體這麼直接,這麼挑戰人的心靈和腦袋…,學術的語言稱這是「近身性」。

最近我常練舞跳到大叫(很驚人我知道),一邊大叫還一邊繼續跳,那真的代表音樂給我這麼多的能量,這麼多感動。:) 我也很謝謝朋友帶我去XBox的時候,我們兩個女生踩著10公分的高跟鞋,就直接爬上伸展台去跳。跳到台下拼命叫,拼命拍,我們也努力的軟Q自己的身體。有些事現在不作,可能以後再也沒有機會。當晚我們無酒精的音樂自然high,熱力四射,那是因為我們熱愛舞蹈的表現力;)

最後我要跟自己說的是,很多明星舞者,節奏能跳成這麼快,隨便一個手指往下甩,都覺得會把舞台弄穿,那是因為她的肌肉"有力"。例如Beyonce的屁股和Ciara的腳,所以,愛跳舞女孩要運動維持身材,同時要重訓鍛鍊肌肉,才有力量

Keep dancing, keep feeling. 
Let's get started! :)

C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