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4日 星期五

紐約權貴家族這麼做:把曼哈頓市中心送給科技創業團隊


如果看香港中環核心地帶,兩棟IFC大樓氣勢澎湃,佔盡地利,裡頭盡是商業新聞中的明星:跨國銀行、投銀、管顧公司 ;在台北信義區,101辦公大樓樓高508公尺,地段摩登而新潮,被最新的五星旅館和娛樂場所包圍,我們看到了Google台北進駐、頂新魏家也佔了一整層樓。這個商業邏輯非常清楚:最精華的地段,由最有經濟優勢的公司租下來,螺旋向上,固定而僵化。

不過現在曼哈頓的中心,我們看到一個反轉實例。
位在335號麥迪遜大道上的Grand Central Building,今年六月開了一個新的加速器,取名叫做Grand Central Tech, 簡稱GCT,免費提供科技新創團隊進駐,不收費,不拿任何股權,更沒有年齡限制:如果你有一個能夠震撼世界的創意,那麼這個曼哈頓精華濃縮之地,就是你的辦公室。





對於科技界來說,這是破天荒史上第一遭。相對西岸最有名的加速器,Y Combinator 需要拿2-10%的股權,另外TechStars也會抽6%的股權。站在新創團隊的角度,如果這個機制能夠換來導師制度、工作地點、又能擴大自己的人脈網路,那被抽股份似乎並不是壞事。但GCT跳出來,說「我們更注重科吸引科技人才,加強科技創新的永續性,盈利不是辦加速器的目標」。

從商業邏輯來看,這個在第五大道、中央車站、Bryan Park旁的精華辦公大樓,會讓一個可能連產品名稱都還沒想出來的團隊進駐,實在有點滑稽。因為看看,它樓上是美國銀行(Bank of America),再早之前,臉書還沒搬到東村之前,一開始進到紐約,選擇的辦公室地點也是在這裡。現在全部換上了穿短褲球鞋聽電音寫程式的年輕小伙子,還完全不用付錢?






年輕是事實,但潛力無限。375位創業家在GTC對外開放的第一天就前來朝聖,而從近千份的申請表來看,目前只有19隊創業團隊成功進駐工作,這個機率也是搶破頭:這當中有人作輕便便宜的水質過濾技術、有人做跨國湊團旅遊,有人作線上金融知識平台,專門教育17-20歲的年輕人......,各個領域都有。當中最靠近我的,是一位穿著淺藍色襯衫、西裝褲的白人男性,他帶著耳機寫程式,看起來非常享受。我們簡短聊了一下,我才發現他是剛被富比士雜誌評選為紐約最有影響力的前20名創業家之一Peter Lurie。他上一個創業的公司Virgin Mobile在全美獲得了獨佔性的成功,但是他繼續在mobile領域工作,重新在這個公共空間,與其他年輕小伙子繼續創業。

這些「破天荒」一環扣著一環,讓GTC充滿活力。如果你是新創團隊成員,你會不希望Peter Lurie就在你旁邊嗎?這一切能順利成真,跟當地地產家族支持非常有關係。1960年代就擠進權力中心的Milstein家族,在銀行、地產行業表現非常好,說是紐約地產發展商的霸主絕不為過,半個世紀以來,家族話題不斷,有分家醜聞、有獨立創業的傳奇故事,唯一不變的,是他們舉足輕重的影響力。除了持有Grand Central Building的所有權之外,在紐約可以看到他們贊助自然歷史博物館、醫院,在康乃爾大學可以看見他們出資興建的大樓。今年六月,是他們決定要開放Grand Central Building一整層樓讓新創團隊進駐,條件只有一個,要你創出改變世界的公司。

家族有資源,所以短程的金錢回報,對他們來說並不是最重要的,他們看更中長遠的發展。在我跟GCT的運營總監Matt Harrigan聊天時,他說:「短期最重要的目標,就是把最有才華的創業隊伍吸引到紐約,因為這才是下一波能推動經濟的動能;我們初期不收任何費用,但長期來說,如果有一個震撼世界的公司成功,那我們希望有機會投資、也成為他們的商業夥伴。」在他說話的時候,我看到所有的人埋頭拼命寫程式,有男有女,有白人、亞洲人、印度人。

許多人都在比較紐約會不會是下一個矽谷。有人聽到這個論述嗤之以鼻,有人主張其實矽谷精神已經在紐約發生了。經過GTC之後,我比較傾向後者,就算不是100%的矽谷第二,我也看見紐約有它自己蓬勃的科技社群,對創業的激情,和能夠支撐創業潮的蓬勃能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