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8日 星期一

從南韓「世越號」沉船事件,我們能學到什麼?

客輪失事沉沒至今已經第13天,目前造成至少188人死亡、114人失蹤。過去13天來,每一次播到這則新聞,死亡人數都在上修。我一直聽到,南韓安全行政部副部長李京玉說,超過160名的海軍、海岸警衛隊、以及專業的潛水員在現場24小時搜救。但更多的報導說,他們的工作,常常因為因水下漂流物,或是暗流速度過快而受阻。




兩個星期來的重大轉折有很多,例如南韓總理鄭烘被批評救災不力,引咎請辭下台,總統朴槿惠立即批准,搜救工作結束後,命令就會生效;例如我們發現69歲的李姓船長,和14名高級船員,竟然是最先坐巡邏船逃離的一批人,沉船當時他們卻透過廣播要所有的人留在原地。這些人目前都依刑事犯遭到逮捕,罪名包括過失殺人;而最讓我鼻酸的,是專家發現沈船後7天,被打撈上岸的學生遺體,他們的手指關節幾乎都是斷的,專家推測是,死亡前,學生們奮力用手抓住什麼東西,想要爬出船外,才會造成關節斷裂。



透過鏡頭,我看到的毎一具的遺體,都很年輕,因為渡輪乘客中,一共有325位是來自首爾南部安山市檀園高中的學生,後來我才知道他們是去參加畢業旅行的,結果卻碰上了這場死亡浩劫......。

世界並不平靜。我們才剛聽完了馬航370罹難者家屬在北京飯店的哭喊,沒隔多久,又有大批世越號的罹難者家屬,在體育館哭到昏厥,或是失控推擠南韓政府官員。這一頭台灣為了服貿和核四議題對馬總統搖頭嘆息,另一頭在南韓,民眾怒火也蔓延到了總統朴槿惠政府的官網。有人寫出一篇「你為何不該當總統」的文章,指名朴槿惠在處理災變的過程中領導手腕破洞百出,12小時就吸引了20萬瀏覽量以及上百個支持的留言。

痛苦的哭喊、不解,最後變成的全民憤怒。



我們在憤怒慢慢平息下來之後發現,三星手機可以席捲全球,但孕育出三星的公共資源和財閥,卻沒有辦法保護自己的人民。越來越多的指證,發現渡輪失事是人為因素,其中最精準的數據,就是失事當時,船上貨物總量是上限的三倍,還有船隻本身老舊,平衡能力上面已經違反了安全條例。



一‧文化殺人

韓國是亞洲四小龍之一,也是世界上經濟發展最快的國家之一,但是南韓的企業和教育文化,卻沒有和「權威」脫鉤:絕對的服從,絕對的遵守,上尊下卑的文化基因流在每一個韓國人的血液當中。這樣的文化特性讓一個組織運作簡單化,卻也造成這次為什麼大批學生最後被發現的時候,竟然是躲在船艙的櫃子裏面,不敢出來,最後被溺死的狀況。

因為權威(船長)的聲音叫他們不要動,權威怎麼能不聽呢?




文化這麼的軟,卻又這麼的硬,應用在生活中,是我們活命或是喪命的關鍵機制。叛逆學生在南韓的主流文化中不可取,但是他們是第一批勇敢去拒絕、去挑戰權威聲音,而爬上甲板「看一看」的人。他們最後存活下來,聽話的學生卻溺斃身亡。

錯不在聽話的學生,是說當單一文化特性它喪失了彈性,過度強調是非黑白,就容易造成偏激僵化的產出。我們多年來強調的創新思考、反思能力,在教育體制裡面聽起來像是空洞的口號,但在存亡一瞬間的判斷,思考就是我們的行動,行動關乎我們的生存。

二‧領導人請說人話,至少讓我感覺到你在乎,好嗎?

朴槿惠作了一件事情,就是親自打電話給失蹤者的家屬。17號那天,朴槿惠先親自前往沉船現場,當時,一位父親就對對朴槿惠說:「我的女兒出現在獲救名單上,但我根本沒有看到她走出來,到現在為止有太多的虛假資訊,我把電話告訴你,在你睡覺前確認一下」在現場,朴槿惠就跟他說:「把電話號碼給我,雖然搜救確進展得不是很順利,但是沒能將詳情告知家屬是我們失責,我會給您打電話確認事情的進展情況」。



當天晚上,她們通了大概五分鐘的電話。




這個細節,足以讓台灣政治人物和處理馬航失事的溝通小組借鏡學習。

對於南韓來說,這是國難的2個星期,電視台禁演喜劇,<星星>不再發光,遊樂園的門票賣不出去,搭船出遊的行程更是大幅度的取消,經濟觀察家認為一場船難,最後也會拖累韓國的經濟。作為那麼靠近的鄰居,我只希望不幸的事件永遠不會發生,若真的不幸發生,也要因為前車之鑑,更能應變,更快速,更柔軟.....。

Cate@Taipe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