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3日 星期一

設計界的奧斯卡獎--從建築、服裝、平面談設計本質

「所有的媒體都在問我,下一個big thing是什麼。我從沒有一次能回答過。我對回答這樣的問題沒有興趣。我希望我的好作品、能夠感動人的大計劃,不是我用嘴說,而是在我自己探索、實踐的過程中發現的。這就是設計,跟做菜一樣,你從來沒辦法確切知道這個過程最後的產出。」

這是Roman&Williams的合夥人Robin Standefer在拿到Copper Hewitt National Design Award之後,在紐約十月建築月,跟台下觀眾說的話。R&M是美國知名的建築/室內設計事務所之一。最為人熟知的項目應該是紐約的Ace Hotel,雖然還有更多的餐廳、住宅大廈都是出自他們之手。




成熟的色系,流動的空間性,以及工整不誇張的線條,讓R&M的作品很容易在市場上面被接受。Robin的和他的先生,共組家庭之外,也是這間事務所的共同合夥人。儘管她和先生的距離這麼親近,當主持人問她說,「什麼是設計,這是個可以事先規劃的經驗嗎?」她告訴我們,作為一個好的設計師,會有和客戶必須要解決的主要問題,但是設計的過程和學習一樣,它是有機同時不斷變動的。她在每一個案子中間都在學,同時也堅持保有學習和創作的私密性。

我很喜歡她說「私密性」這個詞彙的眼神。儘管我們跟著男朋友、先生、另外一半有著事業上情感上不可能割離開來的交集,但是學習和創作的過程,最後終究是對自己負責。

論壇上另外一個霸氣的設計師,是這一屆National Design Award的服裝設計得主Narciso Rodriguez。如果你常常關心美國第一夫人蜜雪兒的穿衣風格,你就常常會看到Narciso的作品,嚴格的幾何線條,似乎在用織品、線條在說一個關於品味和自我要求的故事。《Vogue》的主編溫圖曾經用「這是我見過最美的線條」來形容Narciso的作品。





Narciso比較嚴格,不會跟台下看玩笑,他說他每一天經過紐約的街頭,看到的每一個意像都會拍下來,訓練自己要對外在的世界有反應(natural response to the external world)。「很多人都說要設計出最美的女裝,好像這個世界的女生全部都是21歲的洛杉磯名模。為什麼沒有人說我要設計出無論任何膚色、年紀、體型、文化,穿出來都非常好看的衣服?--我的設計就要這麼做。」

「我想可以直接這麼說,所有的設計師都是控制狂。那是因為我們把會把美的概念貫徹,從最簡單的草圖開始到最後產品的革命。中間的過程就是我們的選擇。有的時候選擇什麼不作反而更為困難。」

台下一位穿著非常奢華的年輕女生忽然間提問,問說如果自己要轉行,從金融轉為服裝設計,這個跳轉合理嗎?Narciso只是很簡單地回答:「如果你真的熱愛,不合理不會是一個被你接受的答案。」頓時台下一片安靜。這麼老掉牙的理論,從大師口中說出來,感覺真的不一樣--你可以感覺得到,Narciso這一路走來有多少艱苦的挑戰,但是他挺了過來。

整場論壇上最geeky的設計師,是這位googler Aaron koblin。你看到了嗎?他的作品高度跟data使用密度,科技工具如何嵌入人類生活有關係。(http://www.aaronkoblin.com/)





在這個快速生產自動化、科技化的時代,Aaron跟我們說,如果整個創作行為有一個光譜,光譜的左邊是設計(人為、介入、個性的),光譜的右邊就是依程式規劃好的科技化生產。越來越多的data從右邊會去告訴左邊應該怎麼做,但是就算是最好的資料搜集過程也沒有辦法「預知」好的創作精神。所以不要用data的思維去完全引領創作的方向。好的創作者應該在整個光譜中間不斷游移...。

紐約真的是個了不起的城市,整個論壇兩個小時,安靜的在Fashion Insitute of Technology的講堂開展,離我家不到15分鐘的距離。我想很常聽到藝術創作者說,他們怎麼樣都不想更換他們居住的城市,而這個城市就是紐約。這是有原因的。15分鐘就換來這樣一場設計界的奧斯卡論壇,哪個城市有這樣的魅力?

Cate@F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