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29日 星期四

2015 TEDXTaipei 圓滿結束,我的學習是....


今年,是我第一次當TEDXTaipei 的共同主持人,2015 Big Bang的主題非常前瞻,主辦單位凝聚力強,非常溫暖而專業,邀請到的講者陣容也如同嘉年華般燦爛,包含:GoogleX 共同創辦人Tom Chi、國際主廚江振誠、BMW i 產品管理部總監 Alexander Kotouc、網路科技創業家翟本喬、閃靈樂團主唱與人權工作者林昶佐、奧美大中華區副董莊淑芬等人,當天在現場,有超過2000位海內外的人來參與。



但我自己在過程中犯了兩點錯誤,想寫下來警惕反省。首先TED或TEDX的宗旨,就是簡單的--" ideas worth spreading" ,台上談的是觀念和理想,而不是宣傳個人或企業或產品。有意無意,個人化的辭令,在TED平台上都應該要降到最低。這是我第一個沒有拿捏好的地方。在大會上,日本建築師手塚貴晴就作的非常好,他給了一個非常典型的TED Talk,他講"富士幼稚園"這棟建築被後的故事:設計構思的哲學,圓形的跑道代表的全人教育,以及他描繪最多的,是孩童在成長的過程中,究竟需要什麼。整場演講溫暖、沉穩緩慢,富生命力。我非常感動。--that's the *idea* worth spreading,他從來沒有提到一句他個人是個多好的建築師。

去年他的TED talk也講得很好,推薦給你





其次,TED為什麼可以在全世界獲得成功,那是因為大會強調"Community"的凝聚力,就算今天Al Gore或Beyonce來演講,如果TED是兩整天的大會,那Al Gore就必須要兩天都坐在那裡。參與、參與、參與。和周遭的人一同經歷各樣的活動、體驗和派對。不只是名人效應這麼簡單,而是這種設計,會讓人群擁有共鳴的基礎,建構出相同的話題。當天我主持完我的部分,就又離開忙了別的情,很可惜,後來當身邊的人跟我說"你有沒有聽到....",我就一頭霧水。在這樣知識盛宴下都沒有辦法繼續激發談話,非常可惜。我知道,在台下,漣漪人基金會創辦人朱平老師,兩整天都坐著聆聽,聚精會神,我再怎麼忙,也沒有朱平老師忙。我沒有全程兩整天完成,那是我不夠commit,而損失最多的也是我。









將來,鐵定還會有更多的人參予TED,TEDXTaipei 在專業團隊的帶領下,一定也會年年更勝以往的精采,青出於藍,這都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除了反省外,我也很感恩。再有機會,都要更加尊重TED的精神與原則,do my best to honor it.

2015年9月22日 星期二

2015年9月16日 星期三

特別致謝:

Photo credit /林謙和老師

彩妝造型/黃薰嫺老師






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最近的棚拍經驗

學習到的就是,
其實把一個人拍的美,可以經過練習;
把一個人拍著真實,卻需要天分。

我跟著兩位又有天分又非常敬業的老師合作,非常有成就感。



















特別致謝:

Photo credit /林謙和老師

彩妝造型/黃薰嫺老師

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

你跟你的事業一樣偉大;跟你的夢想一樣年輕

覺得台灣真好。沒有更華麗、更貼切的語言了,就是,好好。

Koszine 最近找來凱渥的資深秀導時家寧寫一篇《台灣:亞裔時尚熱潮的邊緣孤島》(http://www.koszine.com/2015/07/dannyshih.html)討論台灣的時尚圈究竟怎麼了。文章把台灣和韓國、日本各方面都比較在一起,從時裝周、戲劇、模特、雜誌封面,點出台灣就是自閉而且傲慢、"永遠找得出藉口讓自己墮落到極點",話鋒也說推廣文創的政府,本質上跟糨糊沒差別。但,所有的成長都是從看到不足開始,一但看到,就有方向。文章值得一而再、再而三的看,我在批評中看到台灣人蓄藏的能量。


說到「看到」,張翔一學長創辦的換日線Crossing (https://www.facebook.com/Crossing.cw?fref=ts) ,集結海外有著豐沛故事的才子佳人,聊生活、聊價值、聊國外選擇除了哈佛與外商總經理,還有什麼別的。我們都是媒體人,我們都在一個被抨擊弱智的生態圈下日復日工作,我們理當對這個環境更喪志、更悲觀,但悲觀很容易,「做些什麼」是一個更難的選擇。學長站出來做了些什麼,對此我很佩服。

我剛剛才播完的新聞,茵茵用芭蕾舞者的身材融合台灣美景拍下絕美照片、曾宇謙拿下第15屆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大賽銀牌,才20歲,這麼年輕的台灣之光,背後是因為奇美願意出借琴,讓他練習、讓他長大。這樣的例子,我還可以再講出10個、20個.....。台灣就是這樣,可能所有的藝人都去中國大陸做實境節目了,(也把髮妝師帶去了),但空閒的時候,一定還是在聊台灣的好,一定還在想念著台灣。



看到國外有的優點,一下子回頭來說台灣有多糟糕很簡單;一下子把台灣膨脹到世界第一,說批評台灣的人都心術不正也很容易,但怎麼在兩個極端中,保持自由和開放的游移,樂觀、樂觀卻謙虛的進步,這才是挑戰。

包括我,我的朋友同儕,都快要30歲了,馬上台灣就是我們要負責的。我看著你,你們、身邊的每一個人:結婚、升遷、照顧家人、發展事業,重心千千百百種,唯一一種不變的,就是我們愛這片讓我們長大的土地,心裡知道她的好沒有人能替代。這片土地把我們養大,而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做些比自己還更重要的事。

「你跟你的事業一樣偉大;跟你的夢想一樣年輕」,我們一起做些什麼。




2015年7月7日 星期二

如果我們不想要完美卻冰冷的機器人,能不能對人的錯誤有多一點寬容?

今天有很多人傳主播說"陳澄波自己也相當緊張"的連結和評論給我,但是,一整天我一直想到的人,是日本教授石黑浩--他是智慧型機器人的權威,過去,他打造過一款幾可亂真的機器人女主播。




今年年初,一份訂單讓我開始對機器人產業開始產生好奇,特斯拉和杜爾(全球知名的機械設備供應商)簽了一份號稱史上規模最大的訂單:Tesla一口氣買了100隻噴漆機器人、48隻開蓋機器人和26隻密封機器人。觀察這兩年,Elon Musk上遍了所有重點媒體,TED也講了好幾回,拼命解釋電動車概念,就在今天,公司公布第二季銷量,同季增長52%,優於預期,但沒有機器人的特斯拉,不會有今天。


你們一定也看過科技媒體WIRED拍的影片,機器人加上無人機,改寫了整個物流產業。亞馬遜花了將近八億美元,收購機器人公司Kiva Systems:矮矮胖胖的小機器人,能搬能動,還能辨識貨架,搭上視覺探測,30分鐘就可以識別一整貨櫃的庫存,連接雲端更新資料,這個動作,換成人工,花上好幾個小時也弄不完之外,錯誤率也不會是零。


醫療方面,創立至今都還根本沒人弄清楚的Google X,實驗室生命科學小組的負責人自己跳出來說,他們正在設計一種奈米微粒寬度的微型探測機器人,將來透過血液,就能探測人類癌症和慢性病的發病徵兆。「過去需要去醫院才能做的檢查,都可以用這個機器系統完成,這就是我們的目標。」負責人 Andrew Conrad去年底接受WSJ專訪的時候,話說得相當清楚

以為機器人生活離我們還很遠,其實從各方面來看,機器人已經離我們非常近了。這兩個星期,我在公司作了很多、也播了很多DARPA救難機器人大賽和Pepper的專題。鴻海與日本軟銀合作開發的Pepper,限量1000台開賣試水溫,不到1分鐘就全部賣光,鴻海、軟銀和阿里巴巴集團合資的SoftBank Robotics馬上宣布,新一批Pepper七月底會再賣。你看SoftBank孫正義話說的多好,他說「要給Pepper機器人一顆心」,因為Pepper可以辨識主人的情緒,被定義為「陪伴型」機器人。






從Pepper開始,我們看到了產品發展有了光譜上的移動,從功能過度到外型,從效率過度到情感,這說明產品開始有了規模、有選擇。你很難想像,日本目前在機器人發展的路線上,極力強調仿真,剛剛提到的石黑浩教授,他會在人的頭上淋定型黏土,觀察人類眼耳嘴的細微變化,作出來的機器人還沒有百分之百相像,但已經夠"真實"的了。

曼谷已經有機器人餐廳,深圳有機器人太空膠囊旅館,常常看到文章分析說機器人會全面取代服務業,機器人取代女主播恐怕也是遲早的事情,但是,這真的是我們需要的嗎?我們看新聞難道不也是在看人性的播報嗎?看到人的表情、聲音語言、立場、和感同身受的同理心。機器人當然零缺點、更有效率,但是它也可能同時更冰冷、讓我們跟真實世界更脫節。

如果我們不想要完美卻冰冷的機器人,能不能對人的錯誤,有多一點寬容?事件中的女主播,已經被停播2個星期了,相信包括她和所有的同業在內,都會更警惕、更努力。

2015年6月5日 星期五

身為主播,不露胸的勇氣--Part 2

寫了《不露胸的勇氣》之後,當天晚上,我收到許多許多男生朋友訊息,問我是不是針對哪些主播,忿忿不平的才會這樣寫。我想,真正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個性,不會這樣問,而這樣問的人,心裡應該也已經有個答案了,我怎麼說都不是,只是會被認為有「裝無辜的勇氣」。不過,那天晚上我回到家之後,自己靜下心來想,倒是有一個新的角度看這件事。

當社會上有一派,認為展露身體的優勢,包括身材、臉蛋、肌肉,偏向譁眾取寵、虛榮、不可靠,我卻慢慢發現,為了「正經嚴肅而嚴肅」、「為了清純而清純」的做法,同樣是光譜另一邊,是透過各種方法塑造出一種自我期待的形象,或是為了證明自己並不是什麼、是什麼的嘗試。

為了反駁想像中的批評,或是為了攫取想像中的喜愛,做出來的事情都非常非常勉強,並不會持久。歷史上,我們真正喜歡的企業領導人、明星、政治領袖,是因為我們可以看到一定程度的真誠,我們感到連結,這種東西才是搶不走的。而這種感受,也不是一張照片、兩萬個讚能建築得起來,是個長期的過程。

我曾請教過一個朋友,經營臉書最好的方法是什麼,他說「以誠經營」,我聽了差點沒笑出來,覺得這是在做匾額掛在地下錢莊嗎?但他說:「你是問我經營最的方法,不是問說經營最的方法。最好、最堅固的經營方法,就是讓大家真實的認識你。」

慢慢的,我覺得看起來最簡單的道理,往往就是最難、但也最對的道理。

從這個角度來說,無論一個人露不露胸,只要他堅持自己的風格,出發點是真誠的喜愛,而不是受到不自信的驅使,或過度靠攏市場,那好像也沒有有問題的地方(永不妥協中的主角,她就是喜歡穿特定風格的衣服嘛)。至於,一個「主播」該以什麼形象被觀眾認識,新聞產業的重點是幫觀眾梳理訊資訊、提估脈絡,並用專業傳遞出去,還是該凸顯臉蛋和身材,還是兩者綜合起來都要顧,說到底,是一個品牌、團隊和個人選擇綜合起來的結果:喜歡Sheryl Sandberg的人和喜歡Kim Kardashian的粉絲都一樣死忠,我真的沒有太多想法。

身為主播,不露胸的勇氣...

我常在心理問我自己,為什麼不乾脆放上一張比基尼照就算了,最近天氣很熱,我常常看到之前在香港跟朋友去海邊曬太陽的照片,想說,恩…如果放上了這張或那張照片,或許之後每個星期繳交粉絲成長報告的時候,長官臉色不會這麼難看;公司把所有的主播粉絲團人氣,從高到排到低的時候,我也不會總是在最底端看到我的名字。 (但想想如果真的po出來的話還是在最底端的話,我還真的就無話可說了…)

粉絲社群經濟影響力非常的大,我理解為什麼不只是電視新聞,現在每一種產業、每一種商品、每一種風格,都希望透過網路傳播接觸到更多人。這種要求和邏輯並沒有問題,但是如何精確的”Position”一個人或一種商品,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你是誰?你想要別人看到的你是誰?這兩者是一致的嗎?尤有甚者,要別人看你看到什麼程度呢?

當我為了這件事情苦惱到差點沒把頭髮拿到嘴裡咬的時候,我想起我非常喜歡的美國脫口秀主持人Ellen Degeneres,她2009年在路易斯安那州紐奧良杜蘭大學的畢業典禮上所講的話。我最近又重新看了一次,感覺豁然開朗。(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JccudODwwY)



就科技發展的速度來說,2009年算非常古老以前了,那一年,Android才剛剛爆發,我還在用一款超極可怕的GPRS手機,那時候電視仍然還是最最強勢的媒體,如果2009年有人跑來跟我說,影響力要靠YouTube、Instagram、Vice作起來,還有一種Buzzfeed文體會把所有媒體打趴,我會覺得對方有事。(寫到這邊不禁有一種毛細孔癢癢的不寒而慄感),但是Ellen講的話,卻在2015年的現在,凸顯它的重要性和適用。

Ellen對台下的大學畢業生說: “For many of you, today, success is being able to hold down 20 shots of tequila. For m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your life is to live your life with integrity, and not to give into peer pressure, to try to be something that you're not.” 很多人現在對成功的定義,可能是一口氣可以喝下20杯龍舌蘭的shots,但是這個定義會改變,等到了我這個年紀,我覺得成功的定義是內外一致的生活,不對同儕壓力低頭,不要嘗試做那個不是你的人。

Ellen said “I'm trying to say is life is like one big Mardi Gras. But instead of showing yourboobs, show people your brain, and if they like what they see, you'll have more beads than you know what to do with.” 我想說的是,人生很像一場嘉年華會,你應該秀出你的腦而不是你的胸,而如果人們喜歡你呈現出來的,自然而然,你就會知道你有更多你能做的事情。

如果你看過Ellen,你會知道她是她自己話語的最佳代言,英文說she owns it, she owns the speech。 她主持風格非常自然,衣著打扮中性舒服,非常非常的貼近民眾,從來不掩飾自己的性傾向和女友,總是直接跟觀眾互動—即便她是諧星型脫口秀主持人,她理當討好每一個人,但她還是給人表裡一致的認同感。這可能也是我們喜歡任何一個人的原因,舉凡歐普拉、泰勒斯、還有百斤超模Tess Holliday…,我們喜歡她們認同自己的勇氣。

整場演講我最近連續看了幾遍,也推薦你有空的時候可以聽聽她的說話風格,看完之後我一會激動,一會感動,激動的是她即便在如此競爭的演藝事業中,還是找到了最佳定義自己的方式,並沒有因為聲勢一落千丈就改變些甚麼;感動的是,後來整個社會還是好像忽然醒過來一樣,張開雙手熱烈的擁抱她。

我不露胸了,我想,胸以後可以拍美美的照片給老公看,而且畢竟再怎麼露,也不是李毓芬、郭書瑤、楊冪以及FHM封面的惹火女郎,我希望,你會喜歡我,也可以是因為我腦袋裡的東西,我的文章,我理解世界從來一分鐘都不會懈怠的好奇心。如果你喜歡也認同我的想法,再把文章和Ellen的話分享出去吧:)

2015年5月11日 星期一

播報工作與對科技的信仰

一直以來,我都希望我的新聞播報工作能夠有一個重心:科技。從香港開始,我對科技這塊主題非常感興趣。一開始對我們生活中使用的gadget好奇,三星、索尼、hTC和蘋果,誰的產品依照什麼使用者習慣被設計出來;後來發現公司文化對產品有直接影響,一個財閥式的經濟體、父權、金字塔型的公司,他的產品,絕對不會跟開放式、不以營利為唯一導向的公司產品一致。而為什麼有的公司小而能動,2013年由劉作虎創立的一佳手機,從海外紅回中國;而我們每個人都玩過的貪食蛇諾基亞,神曲鈴聲一夕之間完全消失?

看完硬體的同時,自然會好奇廝殺到眼紅的軟體天下。在中國,微信這種跨越支付、公眾帳號、朋友圈、紅包各式各樣功能的傳奇,還有誰會再寫下?而Snapchat、Periscope 這種年輕也新潮到不行的APP他們擴散的模式為何?這些APP一開始究竟怎麼出現在公眾視野和生活習慣中。如果你是矽谷最有名的投資人,你會看到Yo、Twitter、Dropbox的潛力嗎?

看完軟硬體,我開始好奇軟硬整合:看智慧型穿戴、看特斯拉、Gogoro、看蘋果的錶怎麼跟飛利浦的電燈連在一起、看百度怎麼會有筷子號稱可以測出餿水油、看接下來我們會喜歡大疆科技拍攝出來的影像嗎?還是我們會喜歡虛擬實的內容?我們又會去哪一個平台上搜索VR內容?

這個領域變化非常的快速。曾經以為中國的手機市場爆炸到每個人要買3隻手機,但最新的報告顯示,中國手機成長空間放緩,IDC發布今年第1季度市場報告,中國手機出貨量下滑,較去年同期衰退3.7%,是6年來首次下跌,但也是這個同一個時間,蘋果擊敗了小米,家國情懷並沒有"酷炫"來的重要,就算在中國也是如此。而當你認為商界邏輯就是銷售和買賣,分享經濟崛起:Uber、Airbnb 甚至中國大陸的凹凸租車都這麼的紅。你的就是我的,我的也可以是別人的,然後在這個循環當中賺錢,在中國,到了2050年,共享經濟的規模可以成長到3350億美元。

這個過程同時非常讓人覺得感動。每次發生地震、天災,臉書(Facebook)幫忙報平安,推播到你的朋友圈;各式各樣的中國社群網路連結公益捐款平台,能動而且公開;而不管對冰桶挑戰我們對它的評價如何,網路串聯了金城武、比爾蓋茲和Jimmy Fallon,我們也同時聽到了漸凍人的需求。材料的運用,將來我們可以用膠水一樣的東西封住人體的傷口,搶救大量失血;我們可以讓無法走路的人,透過微型機器四肢,重新站起來好好走路。Gates Foundation的頂尖科學家日以繼夜用更便宜、精確的方式改變檢驗愛滋病的流程,或許,明天進公司,我看到的稿單,就是愛滋病或阿茲海默症,已經找到新的解藥,再也沒有一個大學教授會忘記自己的研究、沒有奶奶認不得自己孫子的名字。

因為科技,我重新的熱愛上新聞播報的工作,我希望當我看到這些資訊的時候,我能夠用最有效的方法,把推動人類生活前進的訊息,播送出去。所以我最近在做的事情,就是好好把科技的知識補齊,做好、播好科技新聞。

有平板創新的消息:





有Tim Cook的行銷法:




有電動車如何稱霸科技市場:






如果你對科技、創業、創新有想法,可以透過我的臉書公開頁面跟我聯繫,(https://www.facebook.com/cateinbigcity),可以跟我分享你的新創品牌、或科技如何改變你的生活。科技聯繫了我們每一個人,也希望,拜科技之賜,我們每一個人的距離,能夠再靠近一些,我們的專長都能夠結合更緊密一些,而讓生活變好,這件事情,有朝一日看起來是個嚴肅而可執行的計畫,並不是一句可愛輕盈的口號。


路怡珍

2015年2月9日 星期一

載9.15克拉鑽戒的無人機,除了討好章子怡,還做了什麼?

無人機已經這麼紅了。

今年一月底,美國航管界鬧哄哄,因為一架來自中國的無人機,忽然"意外墜毀"在白宮南草坪,當時總統奧巴馬正出訪印度,白宮立刻緊急關閉。而這架無人機在"失控"後竟然不知去向,讓政客數星期都大力抨擊白宮安管太不嚴密、航管法規也老到生鏽。









這架無人機其實是來自於深圳的大疆創新科技公司(DJI)的Phantom,汪峰拿來向章子怡求婚的無人機是Phantom 2 Vision Plus。兩架型號一前一後,同一間公司。

其實你我就算沒有拿過價值5500萬台幣的鑽戒,也都或多或少感受過大疆科技,因為紅到半邊天的《爸爸去哪兒》、《舌尖上的中國》以及好萊塢《神盾局特工》(Agents of S.H.I.E.L.D.)、《國土安全》(Homeland)等航拍鏡頭,都是由大疆科技無人機拍的;甚至在紛擾不斷的的中東,抬頭看敘利亞上空,軍政府也是用大疆科技的無人機,進行偵查工作。Google創始人Sergey最喜歡的Burning Man、象牙海岸海灘的景色、巴黎鐵塔下的戀人,在大疆科技的網站上,有1300多條這樣的視頻,共通點就是用他們的無人機拍攝。在過去三年的時間,大疆科技用低調的方式竄紅,銷售額一口氣成長80倍,這一切發生的原因,深圳是重要的關鍵。  

傳統的飛行模型,消費者需要自行組裝,對於像我這樣的女生就會覺得很困難,購買的動力很低。但成立於2006年的大疆科技說:「我們要做能讓消費者打開盒子就直接飛的飛行器。」這對我來說就有天差地遠的差別。只不過執行面上,這個挑戰很大,因為無人機市場不像智能手機一樣成熟,專業模塊不能從外面買,幾乎所有技術都需要自己研發再拼裝。這也是為什麼大疆科技一開始、也非常合理的把公司設在深圳,把基礎元件生產和拼裝的成本,降到最低。

2008年,大疆科技推出第一款產品,到了12年,他們已經擁有200人規模的工程團隊。研發實力強,公司的飛行體、遙控器、放置相機的陀螺雲台等細部配件,都開發得很好。消費者能夠放上自己的iPhone或是Gopro來進行航拍,這打開了它國外的市場,從娛樂、極限運動、軍事、新聞採訪都開始有人用大疆科技商品進行工作。去年底,我在NYU的ITP科系上課,看到新聞學院裡已經有一堂《The Journalism of Drones》。

今年,2015年CES展上,潮流科技媒體The Verge的痞男主持,遙控大疆科技的Inspire (公司的最新機種)在展場裡飛來飛去,一直說這是市場上最成熟的商品,也拍下每一個人在CES上的動作。(http://www.theverge.com/2015/2/7/7995791/dji-drone-white-house-update-rolled-back),同一時間,大疆科技發展成一間一千人規模的公司.....。

這就是科技的魅力。

無人機從電影還有玩具反斗城裏飛了出來,飛進我們的日常生活:Amazon、阿里都要用無人機送貨;MatterNet要建立無邊無際的跨洲無人機網路;甚至最新的Phantom宣布他們要製造不同功能的無人機攝像頭:感溫、感濕。可以想像得到,接下來農業用途、地理研究、反恐都可以用得上這樣的技術。而當我們以為科技和女人可能沒有交集,我看著這張影后掩著臉喜極而泣的照片,感覺無人機搞不好下一世代幸福的載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