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5日 星期五

身為主播,不露胸的勇氣--Part 2

寫了《不露胸的勇氣》之後,當天晚上,我收到許多許多男生朋友訊息,問我是不是針對哪些主播,忿忿不平的才會這樣寫。我想,真正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個性,不會這樣問,而這樣問的人,心裡應該也已經有個答案了,我怎麼說都不是,只是會被認為有「裝無辜的勇氣」。不過,那天晚上我回到家之後,自己靜下心來想,倒是有一個新的角度看這件事。

當社會上有一派,認為展露身體的優勢,包括身材、臉蛋、肌肉,偏向譁眾取寵、虛榮、不可靠,我卻慢慢發現,為了「正經嚴肅而嚴肅」、「為了清純而清純」的做法,同樣是光譜另一邊,是透過各種方法塑造出一種自我期待的形象,或是為了證明自己並不是什麼、是什麼的嘗試。

為了反駁想像中的批評,或是為了攫取想像中的喜愛,做出來的事情都非常非常勉強,並不會持久。歷史上,我們真正喜歡的企業領導人、明星、政治領袖,是因為我們可以看到一定程度的真誠,我們感到連結,這種東西才是搶不走的。而這種感受,也不是一張照片、兩萬個讚能建築得起來,是個長期的過程。

我曾請教過一個朋友,經營臉書最好的方法是什麼,他說「以誠經營」,我聽了差點沒笑出來,覺得這是在做匾額掛在地下錢莊嗎?但他說:「你是問我經營最的方法,不是問說經營最的方法。最好、最堅固的經營方法,就是讓大家真實的認識你。」

慢慢的,我覺得看起來最簡單的道理,往往就是最難、但也最對的道理。

從這個角度來說,無論一個人露不露胸,只要他堅持自己的風格,出發點是真誠的喜愛,而不是受到不自信的驅使,或過度靠攏市場,那好像也沒有有問題的地方(永不妥協中的主角,她就是喜歡穿特定風格的衣服嘛)。至於,一個「主播」該以什麼形象被觀眾認識,新聞產業的重點是幫觀眾梳理訊資訊、提估脈絡,並用專業傳遞出去,還是該凸顯臉蛋和身材,還是兩者綜合起來都要顧,說到底,是一個品牌、團隊和個人選擇綜合起來的結果:喜歡Sheryl Sandberg的人和喜歡Kim Kardashian的粉絲都一樣死忠,我真的沒有太多想法。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