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0日 星期一

你跟你的事業一樣偉大;跟你的夢想一樣年輕

覺得台灣真好。沒有更華麗、更貼切的語言了,就是,好好。

Koszine 最近找來凱渥的資深秀導時家寧寫一篇《台灣:亞裔時尚熱潮的邊緣孤島》(http://www.koszine.com/2015/07/dannyshih.html)討論台灣的時尚圈究竟怎麼了。文章把台灣和韓國、日本各方面都比較在一起,從時裝周、戲劇、模特、雜誌封面,點出台灣就是自閉而且傲慢、"永遠找得出藉口讓自己墮落到極點",話鋒也說推廣文創的政府,本質上跟糨糊沒差別。但,所有的成長都是從看到不足開始,一但看到,就有方向。文章值得一而再、再而三的看,我在批評中看到台灣人蓄藏的能量。


說到「看到」,張翔一學長創辦的換日線Crossing (https://www.facebook.com/Crossing.cw?fref=ts) ,集結海外有著豐沛故事的才子佳人,聊生活、聊價值、聊國外選擇除了哈佛與外商總經理,還有什麼別的。我們都是媒體人,我們都在一個被抨擊弱智的生態圈下日復日工作,我們理當對這個環境更喪志、更悲觀,但悲觀很容易,「做些什麼」是一個更難的選擇。學長站出來做了些什麼,對此我很佩服。

我剛剛才播完的新聞,茵茵用芭蕾舞者的身材融合台灣美景拍下絕美照片、曾宇謙拿下第15屆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大賽銀牌,才20歲,這麼年輕的台灣之光,背後是因為奇美願意出借琴,讓他練習、讓他長大。這樣的例子,我還可以再講出10個、20個.....。台灣就是這樣,可能所有的藝人都去中國大陸做實境節目了,(也把髮妝師帶去了),但空閒的時候,一定還是在聊台灣的好,一定還在想念著台灣。



看到國外有的優點,一下子回頭來說台灣有多糟糕很簡單;一下子把台灣膨脹到世界第一,說批評台灣的人都心術不正也很容易,但怎麼在兩個極端中,保持自由和開放的游移,樂觀、樂觀卻謙虛的進步,這才是挑戰。

包括我,我的朋友同儕,都快要30歲了,馬上台灣就是我們要負責的。我看著你,你們、身邊的每一個人:結婚、升遷、照顧家人、發展事業,重心千千百百種,唯一一種不變的,就是我們愛這片讓我們長大的土地,心裡知道她的好沒有人能替代。這片土地把我們養大,而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做些比自己還更重要的事。

「你跟你的事業一樣偉大;跟你的夢想一樣年輕」,我們一起做些什麼。




2015年7月7日 星期二

如果我們不想要完美卻冰冷的機器人,能不能對人的錯誤有多一點寬容?

今天有很多人傳主播說"陳澄波自己也相當緊張"的連結和評論給我,但是,一整天我一直想到的人,是日本教授石黑浩--他是智慧型機器人的權威,過去,他打造過一款幾可亂真的機器人女主播。




今年年初,一份訂單讓我開始對機器人產業開始產生好奇,特斯拉和杜爾(全球知名的機械設備供應商)簽了一份號稱史上規模最大的訂單:Tesla一口氣買了100隻噴漆機器人、48隻開蓋機器人和26隻密封機器人。觀察這兩年,Elon Musk上遍了所有重點媒體,TED也講了好幾回,拼命解釋電動車概念,就在今天,公司公布第二季銷量,同季增長52%,優於預期,但沒有機器人的特斯拉,不會有今天。


你們一定也看過科技媒體WIRED拍的影片,機器人加上無人機,改寫了整個物流產業。亞馬遜花了將近八億美元,收購機器人公司Kiva Systems:矮矮胖胖的小機器人,能搬能動,還能辨識貨架,搭上視覺探測,30分鐘就可以識別一整貨櫃的庫存,連接雲端更新資料,這個動作,換成人工,花上好幾個小時也弄不完之外,錯誤率也不會是零。


醫療方面,創立至今都還根本沒人弄清楚的Google X,實驗室生命科學小組的負責人自己跳出來說,他們正在設計一種奈米微粒寬度的微型探測機器人,將來透過血液,就能探測人類癌症和慢性病的發病徵兆。「過去需要去醫院才能做的檢查,都可以用這個機器系統完成,這就是我們的目標。」負責人 Andrew Conrad去年底接受WSJ專訪的時候,話說得相當清楚

以為機器人生活離我們還很遠,其實從各方面來看,機器人已經離我們非常近了。這兩個星期,我在公司作了很多、也播了很多DARPA救難機器人大賽和Pepper的專題。鴻海與日本軟銀合作開發的Pepper,限量1000台開賣試水溫,不到1分鐘就全部賣光,鴻海、軟銀和阿里巴巴集團合資的SoftBank Robotics馬上宣布,新一批Pepper七月底會再賣。你看SoftBank孫正義話說的多好,他說「要給Pepper機器人一顆心」,因為Pepper可以辨識主人的情緒,被定義為「陪伴型」機器人。






從Pepper開始,我們看到了產品發展有了光譜上的移動,從功能過度到外型,從效率過度到情感,這說明產品開始有了規模、有選擇。你很難想像,日本目前在機器人發展的路線上,極力強調仿真,剛剛提到的石黑浩教授,他會在人的頭上淋定型黏土,觀察人類眼耳嘴的細微變化,作出來的機器人還沒有百分之百相像,但已經夠"真實"的了。

曼谷已經有機器人餐廳,深圳有機器人太空膠囊旅館,常常看到文章分析說機器人會全面取代服務業,機器人取代女主播恐怕也是遲早的事情,但是,這真的是我們需要的嗎?我們看新聞難道不也是在看人性的播報嗎?看到人的表情、聲音語言、立場、和感同身受的同理心。機器人當然零缺點、更有效率,但是它也可能同時更冰冷、讓我們跟真實世界更脫節。

如果我們不想要完美卻冰冷的機器人,能不能對人的錯誤,有多一點寬容?事件中的女主播,已經被停播2個星期了,相信包括她和所有的同業在內,都會更警惕、更努力。